永日嬷

文艺老二逼

Chérie、De l'âme Et Tu 夙愿、灵魂 和 你

第二只喵




  他的右手摆弄着骰子,左手拿起酒杯轻啜了一口。长桌对面的男人倒并不像他那么悠闲自在,他不断用手磨搓着手里仅有的两张扑克牌,好像真的在期待什么可以换牌的魔法。他的牌估计都被手心里的汗浸湿了,看他满头大汗就知道了。

  Loki看着他这副模样,硬生生把嘴角溢出来的笑给压了回去,但是旁边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楚,他明绿色眼睛里划过的轻蔑。

  这个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西装,衬衫的领口用碧绿装饰,与袖口的玉色交相呼应。将他本来就白皙的脸衬得有些苍白。尊贵得显得和这样一个有些破旧的厂房格格不入。如果不是他在赌局中的冷漠和骄傲,他看起来就是个大学生。

  而事实上,Loki就是个大学生。

  他用手向后捋了捋乌黑的头发,看着对面已经快要心脏麻痹昏厥的人,用手指挑开自己压在桌上的两张牌。然后非常冷静地见证了对面那个男人瞬间更垮下来的脸。他一定是偷了家里的钱出来玩。

  整场赌局毫无悬念,Loki长臂一挥把桌子中间堆着的五百万的牌码扫到黑色的大口袋里,优雅地起身。

  他当然注意到在自己赢得赌局的那一刻,场子里各个角落里都有人向他这边望过来,眼里的寒光丝毫没有只是看看热闹的意思。他甚至瞥到一个将手向衣服里怀深去的男人。

  他依旧保持着步伐的节奏,高扬着头炫耀自己优越的下鄂线,嘴角依旧噙着自信的笑。

  于是在他一只脚即将踏出大门的时候,在某个角落突然有人喊了句“他出老千!”尖细的嗓音充斥着空旷的厂房,瞬间那些佯装成路人的大汉就向他的方向奔来。他将黑口袋缠到手腕上,低声问候了他们妈妈一句就狂奔起来。顺便戴上了准备好的金色长发。

  纽约的夜永远不曾平静。

  他奋力用长腿奔跑在漆黑的巷子里,跑过三三两两醉酒当歌满身酒气的男人,跑过在巷子深处掩藏自己忘情亲吻的情侣,跑过倒在报纸上邋遢颓废面色凶狠的流浪汉。

  然后跑到了纽约最充斥着奢华淫乱的精致的街,他感觉到那群人与他的距离在缩小,他正好看见一个男人正在发动自己的奔驰。于是一切就很自然地发生。他跳到奔驰的副驾驶,对着旁边还在发愣的人下达了命令。

  “快开!一直往前开!”

  Loki把假发摘下来,冲着后面那群已经狼狈不堪却丝毫没有想到开车来追自己的人十分不屑的一笑,并在心里冲他们竖了个中指。洛基很想放肆地大笑,这样惊心动魄的夜晚让他迷恋在黑暗中无所顾忌的快感,他喜欢所有人都不会在乎周边的事只专注自己的感觉,没有人会在乎他的名字,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经历,没有人会在慌乱美好的夜生活中抽身出来。

  等他确信已经离那群人很远了,他才开始注意奔驰的主人。

  握着方向盘的厚实且骨节清晰的手,粗壮结实的手臂,挽到手肘的酒红色衬衫,金发,还是有些长的用皮绳扎起来的金发。Loki在心里小小的惊叹一下,真的只是小小的。

  旁边的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微微侧过头来。想象以上的一张脸。深邃的眉宇,在黑暗中配合着奔驰柔亮的灯光而显得海蓝的眼睛,微挺的鼻梁,细抿的嘴唇。此刻这个浑身上下除了男性荷尔蒙外没有别的的男人正一脸考究的看着自己。Loki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是没他精壮,但肯定智商比他高。

  于是他要求停车。

  奔驰停下和路面摩擦出促狭的声音,洛基因为惯性向前倾,调整好后转过头冲着系着安全带冲着自己一副得逞了占了多大便宜的人牵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经典表情。心想这个人肯定是个脑残,一直就这一个表情。

  “你一点都不礼貌。”对面的人的声音低沉温实。语气却带着不太友好的冷淡。

  “谢谢你。”Loki说着就要下车。那个人倏地拽住他的手腕,手劲很大。洛基狠劲挣了一下,因为这只手腕上还缠着装了五百万价码的黑口袋。并没有蛮力的方法挣脱后,他转过来用眼神询问奔驰的主人。

  他松开Loki的手腕,往车外看了一眼。

  “在这里下车?你确定?在这里?”

  Loki这才注意到外面的状况。明显是一个荒无人烟的郊区,沉夜里唯一的亮光就是奔驰前车灯的两束,远远地打到前方,空无一物。夜晚的潮湿空气通过没有车窗的位置直直冲撞进自己的嗅觉。

  “我们有三个方向可以选择,而你该死的选择了这条十字路口!”

  “是你一上车就大喊,快开,一直往前开的。我只是被你这个披着金发的黑发吓到了。没有时间思考。”奔驰主人学着Loki刚才兴奋的样子学他说话,换来了Loki的白眼。

  他看着车外鸟不拉屎的地方正在想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手腕突然有细小的触感。

  他猛地回过头,万恶的奔驰车主正用他的大拇指摩挲自己手腕上黑口袋的勒痕,并且似乎在打黑口袋的主意。他赶紧收紧手臂,迅速的动作让万恶的奔驰主人缩回手,也让五百万的价码在异常空旷的地方彼此摩擦出哗啦的响声。

  “所以,认真的?你真是从华施跑出来的?”他又换上了那副考究自己的表情。

  Loki又翻了个白眼。华施,就是刚才洛基跑出来的破厂房,有钱人给那个小破地方起了个听起来比较高雅的名字,而那个地方其实就是个赌场,一个用来交换铜臭味的地方。

  “为什么要跑?你出老千了?”见Loki没有否认,奔驰车主看样子兴趣更浓,还往他这边靠了靠。

  “并没有,我只是赢的太多了。”他垂下眼睑。盯着自己的手腕。

  “确实,那种地方,赢得太多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侧回身子,用一种十分严肃的语气说道。如果Loki能够看一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可并不只有语气严肃而已。

  “所以现在,大块头,你能送我去莫顿吗?”

  奔驰车主明显没听过这个名字,一副疑惑的表情。

  “是我住的地方,你开车,我来告诉你怎么走。”Loki明绿色的双眼对上他深邃蔚蓝的双眼,他看到对面的人眼里划过的一道光亮。于是他赶紧侧过头去。

  车子发动的时候,Loki听见他用恰好能淹没进发动机里却还能让自己听见的声音说了句,你还真是不太礼貌。


  “所以,你就住在这里?一个汽车旅馆?”奔驰车主指着莫顿闪着亮红色灯光的灯牌,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真不希望你对我住的地方是这个态度。”Loki走下车,抖了抖有些褶皱的西装。

  “……我叫Thor。”奔驰车主只迟疑了几秒钟。

  Loki眯起眼睛,露出思考的样子。而那个叫索尔的家伙还向自己这边倾斜着身子。

  “你不会想让我也告诉你我的名字吧?”Loki浅浅地笑了。他有些累,他现在只想找个房间好好睡上一觉。他并没有想要认识陌生人的兴趣。

  “你还真是不太礼貌。”Thor摇摇头暗暗笑自己,看那个人的样子,他明明只能想起蛇蝎心肠这个词。

  Loki看着奔驰车主丢下第三句说自己不礼貌的话开着车扬长而去。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有教养的,大公主。”他只是觉得那个人的长发如果扎上粉红色的蝴蝶结,一定很好看。


评论
热度(2)

© 永日嬷 | Powered by LOFTER